試談乾陵文物旅游景區標識系統的構建

時間:2018-3-8 10:25:00 來源:本網 添加人:admin

  姜傳龍1劉向陽2(1.陜西省文物局西北大學文化遺產保護規劃中心,陜西西安710069;2.乾陵管理處,陜西乾縣713300)近年來,由于文化遺產包含巨量的歷史文化信息,被各地作為旅游資源來開發利用,并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出現了遺產旅游熱。但是,由于文化遺產地尤其是人文景觀和遺址類遺產旅游景區普遍缺乏成熟、系統的標識系統,導致參觀者對遺產價值和文化內涵產生認知障礙。本文旨在探討如何將標識系統這一體系引入遺址旅游領域,通過豐富和完善標識系統增加公眾對于文化遺產的了解和認識,為考古遺址公園建設提供。

  一、標識溯源對于“標識”這個名稱的內涵與外延,人們從不同角度有著不同的理解。辭海注曰:“標識,即‘標志’”;而在“標志”條目之下有一段引文,摘自水經注汶水:“贏縣西六十里有季扎爾冢,冢圓,其高可隱也。前有石銘一所,漢末奉高令所立,無所敘述,標志而已”。

  上引水經注汶水中的說法,古代的石銘即石碑就起著標志的作用。文選孫綽〈游天臺山賦〉中善注曰:“建標,立物以為之表識也。”。標識系統英文譯為Signage或SignageSystan:以標識系統化設計為導向,綜合解決信息傳遞、識別、辨另,形象傳遞等功能的腠解決方案'(-)城麻口'系統從客觀現實來看,我國古代雖很早就有城市,但城市的結構是簡單的,標識系統最早應用于城市和公共空間領域,是伴隨著最早的商業活動出現的。對外部空間中標識和小品的設計是城市設計中有關環境設計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些標識和小品也同樣可起到標定和界定空間的作用。標識和小品又被形象地稱為街道家具(streetfurniture)、景觀家具(si由t Qillen)在簡明城鎮景觀(TheConciseTownscape)中所提出的“場景序列”的認知規律是通過對城市空間中不斷移動的觀察者的視覺感受分析,強調城市空間感知是圖一城市公共標iP上海會議中心方位導引牌圖二城市公共標1,吹學校園公共綠地導視W圖三城市公共標識國外公共牌圖四旅游景區標i,騎林公園導引指示牌由一系列連續變化的視覺畫面組成的,在靜態的城市空間中引入了作為動態要素的觀察視點。這一原理與我國傳統園林設計中移步換景的手法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已經廣泛景區、景點特性識別性標識體驗時代性、文化性、藝術性管理設施規范性、統一性服務設施方向導向準確性、連續性引導性標識目的地導向現在位置、方向、距離、交通工具選擇出入口導向醒目性、方向教育受眾知識性、通俗性、趣味性信息傳達性標識傳達歷史文化信息規范行為全面、聯系、通俗易懂管理性標識警示行為醒目性、易懂性通告性管理應用于城市設計中'表1:5A級旅游景區標識系統分類及功能圖五旅游景區標識冰川公園導引指示牌(二)景區標只系統圖六旅游景區標識九仙山景區入口方位說明牌在旅游景區,標識統的類型組合構成嚴謹的識別體系,因此標識系統的科學分類起到了輔助游覽、解釋說明的作用,見表1(圖四六)。隨著文化遺產作為旅游資源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社會上出現了遺產旅游熱;而文傾產地尤其是人文景觀和遺址由于卿和文物安全的需要,一直處于封閉狀態,隨著傳媒的關注和倡導,文化遺產的價值逐漸進入普通大眾的生活視野,文化遺產對公眾開放成為遺產利用的普遍模式。文化遺產地作為旅游景區,又對于基礎設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些設施包括照明、環衛、公共設施以及視覺標識系統。遺址類文化遺產普遍缺乏成熟、系統的標識m而大遺址空間廣大,包含巨量的歷史和文化信息的媒介破損嚴重,無法通過視覺和語言媒介進行解讀,由于沒有統這個輔助傳漏介,導致參觀者對的空間布局。歷史價值和文化特點產生認知“缺解”。

  本文在探討將和旅游景區標識統引入遺址旅游領域,艦豐富和完善裒統,起到w文以提升公眾對于文化遺產的了解和認知的作用。

  二、乾陵tim狀乾陵是唐高宗李治與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則天的合葬陵,位于陜西乾縣城北6公里處的梁山之上。梁山由三座呈圓錐形的石灰巖山峰組成,主峰高踴北端,海拔1047.3米,乾陵地宮就深鑿建于其中。南面二峰較低,且東西對峙,渾圓挺秀如乳,故當地群眾稱之曰“奶頭山”

  或“乳峰”。乳峰與主峰之間為司馬道,兩側列置石柱表)、翼馬、鴕鳥、仗馬及馭手、直閣將軍(翁仲)、石獅、無字碑與述碑、蕃臣石像群等大型石刻120余件。乾陵陵園仿唐京都長安城形制,從公元髹開始修建,到705年合葬武則天,經過23年的時間,陵園主要工程才基本完成。據記載,陵園原有內外兩重城垣,內城置四門,城內外有獻殿、闕樓、回廊、六十朝臣祠堂、下宮等許多宏偉的建筑物'整個陵園氣勢雄偉,建筑富麗壯觀。歷經千余年自然和人為破壞后,地面上留存的歷史文化信息極為有限,加之陵寢地宮尚未挖掘,其內部結構和內部埋藏的大量文物并不為人所知,導致乾陵的歷史文化信息難以全面地直接參觀者面前。

  另外,乾陵陵域面積廣大,參觀點多,路線較長。由于缺乏內部交通系統和交通工具,參觀者對于乾陵的腠空間布局無法理解,加之一些旅游從業者的誤導,以至于很多人在參懷太子墓,髓太子翻赫公主墓后就認為自己已經到過乾陵,無法形成對于乾陵的整體印象。

  目前,乾陵文物旅游景區的交通體系沒有經過系統規劃,您鸝線t傲混亂,致使多落邱131312國itS接到達陵園司馬道石刻中間,這里成了乾陵景區的主要入口。事實上這種參線是對乾陵旅游空間秩序的一種破壞,同時也使乾陵陵域的文化空間秩序遭到破壞。中國古代陵寢文化體現的是“禮”,乾陵的空間布局也遵循這一文化特征,乾陵的結構是性結構,規制,其正確的游覽過程應該遵循:“鵲臺一下宮一登山石階路一雙乳峰(乳臺)司馬道(神道)內城四門遺址~主陵區”塍一個游酹。

  乾陵陵園列置的120余件精美絕倫的大型石刻中,有很多典型的唐代紋飾和文化符號,經過千余年自然風雨的碰,這些石刻的紋飾多漫漶不清,賄子細辨認,才依稀可噙美麗流暢、極具動感的紋飾造型,這些紋飾應該通過臨摹和復制再現其豐富的內容,也可以增加石刻的觀賞性,使參觀者肌三、乾只見狀乾陵景區原有標識系統只有簡略的內容和簡單的造型,在整個景區內部,標識系統沒有合理規劃和系統配置,因而缺乏象征性和系統性。

  乾陵標識系統造型主要以簡單的幾何形為主,使用的材質和外面裝飾的色彩與乾陵文化的內涵以及環境極不協調。乾陵景區主要的環境基色是人文和自然兩種因素的混合,主要的人文色彩是灰色,自然色彩是綠色,而乾陵的裒統卻絳紅色和黑色,在景觀構成中,標觀色彩上非常突兀;橋只材質主要胯泥瓷磚,這些材質都是人工建筑材料,與乾陵陵山以及諸多石刻使用的天然石材質感上都頗多背離。

  乾陵文物及其遺址標識的說明文字過于簡單,只有于文物的連釋也繁簡不一,如石刻翼馬、華表,只有標識介紹其名稱“是什么,但是游客不知道”為什么“。如看到華表,游客馬上會想到天安門前那個高大精美的漢白玉華表。標識只簡單地介紹其名稱而無任何含義說明,游客明糾。乾陵石刻華表的準確名稱應該是”石柱'其本質含義應該是暗喻中古統治者祈求江山萬代和子孫后代繁衍生息不絕的理念,與古代先民對人類生殖現象的崇拜所立的“石祖,一樣,而與天安門前的華表的含義塍不同。

  只有文物和遺址說明牌,缺少警示牌和導向性標識牌。如游客經常踩踏和蹲坐石刻,這對于文物是一種威脅,但是卻沒有相應的標識進行警示;又如在乾陵景區內,無法在道路路口和重要節點處通過導向性標識獲知自己在整體空間布局內所處的位置,游覽者會感到很困惑和迷茫,只能SU處問路。

  化符號和象征世界上唯一的一座兩朝帝王、一對夫妻皇帝合葬陵,其本身已經是一種文化符號,其包含的文化內涵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乾陵前的現狀導致其遺址區觀賞性差,色彩單一。作為環境景觀組成部分的標識,對提升景觀的觀賞性有不可估量的作用。通過對其造圖八遺址公園標識日本吉野里遺址公園解釋說明牌型、色彩和內容的視覺符號組合,可以增加乾陵的視覺觀賞性,使乾陵隱性的特色文化符號通過標識系統重新體現。

  現有標只損壞嚴重經過長期風雨侵蝕,冷熱凍融,使部分景點標識破壞嚴重,已經出現了瓷磚脫落,整體開裂等現象,無法滿足正常的游覽需求。同時破壞了景觀的觀賞性。

  四、重新構建乾只系統標識系統是與環境相關的有機整體,乾陵文物景區標識系統的構建不僅僅是簡單的說明和輔助警示,而應該成為景區環境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乾陵景區文化內涵的認識,景區整體色彩和文化風格的把握是標識系統環境化的重要因素,原有的標識系統已經不能滿足景區的需要,也無法準確完整地傳達文物的文化內涵和倌息,W此重新構建與景區文物內涵、時代風格相一致,融入景丨><二環境的標識系統是十分必要的。簡言之,從媒介分類上來說,標識系統不僅僅是不可移動的景點輔助解讀媒介,還應該包括景區制作的書籍、旅游地圖、宣傳品等具有深入解說功能的可移擂介。

  僅僅依靠不可移動的標識系統做到遺址信息的完整解讀和深入檢釋是不現實的,應該在游覽中提供一種互動解讀的媒介和手段,滿足那些需要知道更加廣泛信息的參觀者的游覽需求,并且可以在游覽完畢后允許帶走。對于這種可移動媒介物,還可以根據參觀者年齡不同統一分類,以最大化吸引游覽者。讓游覽者帶著問題進行游覽,起到參與和教育的作用。

  (-)通挪只系塍化配營造乾陵空間揠乾陵的各種現狀導致目前的游覽行為無法按照乾陵固有的“秩序”進行,在乾陵的空間布局體系平。,鵲臺、乳臺是乾陵的真正入口,也是瞻仰乾陵的起點,由于現在乾陵的入口被放置在司馬道處,前面的很長一段被直接從人們的視野中刪除,這樣不但縮短了游客在乾陵的游覽過程,同時也使游客無法領略乾陵的全貌,更不會真正體會唐乾陵的風水格局和深層文化內涵。乾陵的整體空間布局是中國古代風水文化和禮制文化的現實反映。因此,通過標識系統規劃將現有主入口移至鵲臺、乳臺,恢復乾陵的空間格局,通過標識系統的科學、合理配置重新理頓乾陵的“場景秩序”,既是對乾陵和乾陵文化的尊重,也是對游客參觀權益的一種尊重。

  在根據功f找扮乾陵景區標識系統的過程中,應特別注意結合乾陵的核心文化脈絡,即按照乾陵的空間布局秩序進行規劃,具體可按照主陵、陪葬墓兩個級別進行綜合圖九遺址公園標識日本吉野里遺址公園導引指示牌劃分,通過標識系統的差異,反映出唐代森嚴的等級制度。乾陵陵園是乾陵的主核心區,是唐代皇陵和皇權制度的集中體現,等級彌高;而懿德、章懷、永泰這些皇室成員墓葬以及薛元超、李謹行、劉仁軌等大臣陪葬墓屬于乾陵埋葬體系的外圍區域,從規制等級上與主陵區相去甚遠,這些等級的差異也應該在標識系統構建中有所體現。

  通過標識系統形式的繁簡不一、標識體量的輕重有別及標識所用材質的非整齊劃一,使游客標志系厲能形成明確認知。

  (二)只戌賺陵空間秩序和風水文化識別性標識安置于景區重要交通、景點的節點處,可以告知游覽者需要的諸多信息,也可以通過整體空間布局的視覺化呈現,告知整體景區的空間布局,讓游覽者在參觀前對整個景區產生初步印象(圖七、八)。通過了解娜空間布局了解乾胗含的財文化和禮制文化。艦整體空間意向獲知乾陵的睡美人造型,從而增加游覽者對于景區游覽的渴望。也可以通過整體布局了解管理M務信息,為游覽時間分配給出。可以更加人性化的滿足游覽者的參測麟求。

  (三)引導I泡封只引導游覽者確認方位引導性標識的功能是在交通節點和重要景點處引導游客前往目的地,告知方向和提供空間方位信息M(圖九)。引導性標識可以為游客游覽提供選擇依據‘也可以為游客分配游覽時間提供,從而節省游客的時間資源。從另一個側面來說,也可以間接體現乾陵陵園的空間。

  (四)信息傳達呢只傳達隱形信息乾陵的美在于其藝術價值和文化價值,乾陵的石刻堪稱天然石刻藝術博物館,但是目前乾陵石刻的諸多信息符號沒有完全展示在游客面前,冊游覽可以獲得信息非常有限,因為很多隱形信息無法通過視覺再現,游覽者無法見有媒介獲知此類信息,滕成了信息傳播的障礙。

  通過標識系統規劃可以創建信息傳播媒介,將更多隱形的信息傳遞給參觀者,相對于文字介紹而言,圖形更加具有性'文字也是由圖形演化而來的M,乾陵石刻上面諸多的精美紋飾是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如果將這些內容通過信息傳遞性標iP牌傳遞出來,會大大增加石刻的觀賞性。如司馬道南端的一對華表,這對華表是石刻展示區的起點,但是華表的名稱由來、精美紋飾和造型寓意并沒有在標識牌上顯示出來,造成游客在游覽過程中無法獲知“為什么”。如果通過標識(稗對名稱、紋飾和寓意加以進一步解釋說明,會增加華表的觀賞性,也能夠激起游覽者的興趣和求知欲望。再如翼馬,翼馬是神獸,題過藝術加工塑造的圖騰,翼馬的造型和紋飾也隱含了大量的文化藝術信息,如果通過標識的解釋說明,也可以傳達更多的隱性信息。再如翁仲,所i胃的翁仲,原本指的是匈奴的祭天神像,大約在秦漢時代就被漢人弓I入中國,當作宮殿的裝飾物。初為銅制,號日“金人”、“銅人”、“金狄”、的文武官員石像,成為中國兩神來上層社會墓葬及祭祀重要的代表物件。但是現有標蹣只是告知石像叫翁仲,事實上關于翁仲的傳說故事和研究有很多,通過在標識牌上傳遞這些信息可以增加參觀者的興趣‘也可以起到教育和普及知識的作用。

  (五)taim口i隹護文物尊嚴管理注標識是在關鍵節點處起提示和警示作用的標識牌。由于很多游覽者文物保護意識淡泊,野蠻參觀現象在景區內經常發生。游客隨意踩踏文物、在文物上刻劃、肆意破壞文物等現象層出不窮,為了維護文物尊嚴,倡導文明參觀和強化文物w意識,安放管理性警示牌是十分必要的。柔和的措辭和善意的提醒可以杜絕破壞現象的發生。調查表明,在城市公共綠地中安放警示牌如“芳草萋萋,踏之何忍”確實起到了杜絕踐踏草坪行為的發生M.目前在遺址區內部,這樣有柔和措辭、善意提醒的警示牌很少出現,導致了一些遺憾的發生。因此,乾陵景區的各個景點應該盡快完善警示標識牌的設計和安置。

  五、乾陵標識系統的視覺“標志”符號選擇標志是標if統的靈魂,也是對乾陵文化的整體性濃縮和概括,具有獨特性、象征性和易識別性。標志文化元素的選擇是受眾對于標志對象的主觀性認知和聯想,是隱藏在潛意識中的記憶代碼,不同的受眾對于客體的認知具有選擇性,而共同的突出的特征符號的強化束―是形成普遍認知的基礎。

  索緒爾說,任何符號都具有“所指”與“能指”功能,是符號的表象意義和內涵意義的夕卜化M.如長城的表象意義是很長的墻,具有防御功能;而其內涵意義已經轉化為一種象征,指中國、麻將、凝聚等意義。因此乾陵視覺文化要素的符號選擇應該深入剖析符號的象征意義,從中抽煉出具有唯一性的符號元素'乾陵的視覺標志符號的選擇應該遵循這一原則,從乾陵的文化獨特性上尋找文化符號,在乾陵文化符號體系中尋找能夠視覺化,具有特征性的符號,需要從乾陵的文化內涵中剝取形成干擾的符號代碼,而從乾陵的認知度、文化特征這些具體和抽象的文化元素中提煉創造,形成視覺化語言,才有可能準確生動易識的傳達乾陵的符號信息。

  對于乾陵而言,乾陵的獨特性文化符號在于幾個方面:(1)、乾陵特殊的空間形態,乾陵整體造型是一個睡美人的女性形象;(2)、乾陵的石刻造型,翼馬造型、Wt型;(3)、乾陵的紋飾(4)、乾陵女主人武則天的符號特征;等等,這些方面都可以作為乾陵標志符號的再創造源泉。

  結語乾陵標識系統是乾陵文物景區建設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基礎設施項目之一。其對于遺址的展示和保護具有重要的輔助作用。在大遺址向考古遺址公園建設過渡過程中,標識系統的完善對于遺址公園功能、布局的檢釋具有重要的意義,它是公眾撕文認娜了解文雌產最直觀的信息傳播媒介。廣義的標識系統是將不同媒介屬性的信息載體加以整合,從而通過一整套系統最大化傳播文物景區的文化和歷史信息,這是傳統標識系統無法完成的,重新構建的乾陵標識系統是參觀者深入了解乾陵內涵和背景信息的愚媒介。

  總之,乾陵文物旅游景區標識統的構建是根據乾陵陵園的空間秩序進行合理規劃的一次探索,是目前文化遺產價值傳播的一次嘗試,是文化遺產保護的需求;它對于文化遺產展示和保護具有積極意義,其目的是在公眾與文之間搭一肢相溝通和認知的橋梁。

  注釋:北魏酈道元:水經注,中華書局,2009年,第45南朝梁蕭統:文選,中華書局,1997年,第231-周銳,黃英杰,鄒一了:城市標識設計,同濟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123-126頁。

  陳楠:標志設計,中國青年出版社,2006年,第46-譚縱波:城市規劃,清華大學出版社,2005年,第鄒一了:未來城市標識系統的發展方向,湖南城劉向陽:唐代帝王陵墓,三秦出版社,2006年,第8193頁;另見潘谷西:中國古代建筑史,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4年,第89-91頁。

  馬克斯本辛、伊麗莎白瓦爾特,徐恒醇編譯:廣義符號學及其在設計中的應用,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李江、胡敏:基于符號學的展示設計言說方式,張乃仁、于小川:世界文化遺產亞洲國際研討會論文集,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第234-236頁。

暫時沒有留言

我要留言
看不清楚,換一個
精彩推薦

專訪艾比森:品牌升級,開啟LED行業智慧盛宴

Voury卓華ISLE展風采,升級人性化互動應用

在8K小間距LED智慧顯示的路上,我們砥礪前行!

豐田攜手零部件商 將投3000億日元建智能化軟件公司

本周資訊排行榜

1專訪艾比森:品牌升級,開啟LED行業智慧盛宴

2Voury卓華ISLE展風采,升級人性化互動應用

3在8K小間距LED智慧顯示的路上,我們砥礪前行!

4豐田攜手零部件商 將投3000億日元建智能化軟件公司

5OLED遭遇全面性危機 LGD調整事業策略引關注

6數字標牌如何完善并豐富消費者互動體驗

7未來視界不用等,飛利浦現在就和你一起體驗

8試談乾陵文物旅游景區標識系統的構建

9三星引爆Micro LED與OLED電視對決戰火 Mini LED陣營伺機出擊

10總投資25億!湖南永州液晶顯示面板OPEN CELL生產線項目開工

更多>>視頻分享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